一口獠牙的小甜甜

等等我突然想起来是不是有人还没考试?

原句是“垂死病中惊坐起”啊考语文的别被我瞎说误导


更完番外,把攒了俩礼拜的衣服洗烘烫,把水池里横尸的锅碗瓢盆刷了,干到九点,开了一包新奶酪干嚼,美滋滋。

瞄到新邮件第一句“you did a nice job with...”更美滋滋了,开始盘算是写新番外呢还是看小说呢还是打游戏呢?

嗨呀~真是犯了选择恐惧症。

然后看完邮件全文……

垂死梦中惊坐起,好了,我倒咖啡去了。


今天正好有事来港大,在这祝明天考试的小同学们高考顺利,不辜负自己的努力~

本来计划十一点开始写更新,结果现在还没从一堆数据里爬出来。

最近三次元压力实在太大,非常对不起诸位,网文更新只能暂时搁置,本想靠偶尔请假熬过去,没想到近一两周可能要变成偶尔更新。

等我回来给你们写处理压力的各种方式、工具测评及结果。

比哈特。

抱着她赶地铁,排在我后面的小姐姐默默换了队😂😂😂好沉重的一颗头颅

学渣背书简史

第一阶段,书架阶段:

在该阶段,学渣雄心勃勃,试图归置出一个条分缕析的框架——花数小时构架逻辑框架,自以为磨刀不误砍柴工,然后得意洋洋地开始往里填东西,十分钟以后,内容把框架压塌了。

第二阶段,浴缸阶段:

在该阶段,学渣试图解决一个数学问题:小甜甜以每十分钟一页的速度背书,并以每分钟十页的速度失忆,求,该同学多长时间能把自己格式化?

第三阶段:行李箱阶段:

在该阶段,学渣意识到死线逼近,不管三七二十一,试图往脑子里塞一切看得见的东西,包括页眉和页码。而脑子是个容量有限的行李箱,学渣只好使用诸如用脚踩、用屁股坐等暴力手段。

第四阶段:马桶阶段:

这是个死线临头的时间段,在该阶段,学渣觉得自己的大脑已经变成了一个抽水马桶,而本人手持皮搋子一只,玩命往里杵【哔——】,体验一边戳一边冒的绝望。

(后经基友提醒,我才意识到皮搋子的作用是往外吸而不是往里怼,难怪怼不进去)

第五阶段:白茫茫一片大地真干净阶段:

考完了,仿如新生——把自己融入春光里,一切的一切还给书本,尘归尘,土归土。

2月15号有个死线,最近除了这个日子,眼里没别的数字,结果刚赶完报告初稿喘口气,随便刷了两下连载文的评论,发现一些读者都在暗示我明天是个特殊的日子。

我愣了半分钟,心想明天刚14,还没“死到临头”呢,特殊个啥?又翻了一页评论,恍然大明白。

行吧,残酷的世界。


前半个月因为实在没时间做饭,只能以干麦片兑水和鱼肉罐头为生,本以为过得凄风苦雨,不料由于麦片太过美味,里面还有巧克力碎和果干(图中看不见,因为已经被我挑完了),搞得我每次经过冰箱都要把脑袋塞进去抓一大捧。
非但没饿瘦,还欢乐地胖了!
岂有此理。

去拔了个牙(一颗下智齿),牙医从头天晚上就开始给我打电话,叮嘱我吃点好的,语气十分沉痛,仿佛我命不久矣。

今天锛凿斧锯地折腾了四十分钟,才算把那颗坚固的牙薅出来,出门又塞给我口罩止疼片以及一张老长的消炎药单,弄得我既心惊胆战又有点窃喜——我是不是终于有机会做一朵娇花了!

结果刚才麻药过去了……

根本不疼= =

最重要的是根本不影响吃饭。

还吃撑了。

世界上是不是没有什么能影响我吃饭了?

绝望.jpg

本想做个18年书单总结,结果一翻记录,发现除了专业书之外,18年从头到尾看完的只有40本。

11本中文精读,一多半属于“偷偷看了但不好意思跟别人说我看过”类别。

中文泛读15本,11篇是网络小说(= =)。

外文精读只有三本,全属于“咦,这本你以前居然没看过吗”类别。

外文泛读11本,除一本短篇集以外,全部属于“哎哟喂你都多大了还看这种书”类别。

真是格外不学无术的一年,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