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口獠牙的小甜甜

想我当年,蜂蜜尝一口就知道是什么花的,冰箱里冻过的巧克力绝对不吃,葡萄干、红枣干、蔓越莓干……都是黑暗料理,根本不可能碰,有一次在马斯卡彭奶酪蛋糕里吃出了果干,愤怒地坐那喷了五千字(不含标点符号)。

自从截断零食,过上一日三餐的日子,每天都馋得五脊六兽,今天竟在碗底发现一粒葡萄干,闪电一样捡起来吃了,好吃得哭了出来,miamia地回味了五分钟,继而悲从中来。

感觉自己像个刚过完冬的黄鼠狼,一冬天不知鸡味,捡了一根鸡毛解馋。


评论(915)

热度(12889)